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荷花欢迎您

女人的 风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快乐.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不管甜酸苦辣,悲欢离合,若能始终用这种欣赏的眼光去体验生命的过程,我们就会满含喜悦地欣赏生命的每一道风景,好好享受生活吧!

网易考拉推荐

在安徽凤阳的日子(原)  

2009-02-03 13:02:53|  分类: 知青年代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我的插队生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安徽凤阳的日子 - 荷花 -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序

 时间似箭催人老,已经四十年了,那沉重的一页早已翻过。如今回忆起来,有的人有不堪回首的经历,有的人有甜蜜美好的浪漫,有的人有刻骨铭心的痛楚,有的人有无怨无悔的激奋;而我,既没有“声名狼藉的日子”,也没有“光辉灿烂的的年华”;既没有大起大落的曲折,也没有轰轰烈烈的荣耀。我的知青生活如小溪潺潺流过,无声无息地汇入小河,汇入大江,汇入海洋;虽然有蜿蜒,有浪花,有迂回,但还是悄然地顺流而下,渐渐远去,渐渐消隐。我想,大部分知青也许都如我一样,平淡如水;那壮丽的瀑布、勇敢的惊涛毕竟只属于少数人;我们大部分人不会留下多少足以载入史册留给后人可歌可泣的辉煌。时代和历史赋予知青的不是老红军老革命那样的光荣,而只是那一特定历史背景下的悲剧性的匆匆过客。我们无法过高估计自己。 

   有什么好回忆的呢?有什么好孤芳自赏的呢?子女不屑听我们的忆苦思甜似的唠叨,但我还是想把它多少记录下来一点,留给自己作纪念。哪怕千千万万老知青当年都有相同的命运,而如今的命运却是天差地别;哪怕大家都有无数共同的感受,而我还是有自己独特的经历和感受。记录一点,不为别人,只为自己。鸟儿从空中飞过,真的不会留下一点痕迹吗?那也不要紧。鸟儿已飞过了,每一只飞鸟都有与风雨搏击的经历,每一只鸟儿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一片云彩和天空。

   曾经有人说,“你不是对知青生活很看重很留恋吗?写吧,写下来,多写点浪漫史,一定会有人要看的。”可我没有浪漫史,所以一直没有写的动力,也没有勇气,可我在农村遇到许多常人遇不上的事,我怕别人不相信,怕没人看。而现在,几十年过去了,无论有没有人看,至少还可以留给自己看,那毕竟是一段历史。还可以给曾经和我们有着共同经历的老知青们看,因为我们都难忘那段岁月。别人不爱看,我们自己看。虽然我们还在为生活艰辛地奔波着,但毕竟不会愁米愁柴吃不上饭了,所以应该让我们的生活丰富多彩一些。也许再过几年,记忆越来越差,会遗漏更多的往事呢!

       永远难忘的一天——1969年2月26日

     

在安徽凤阳的日子(原) - 荷花 - 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上)    

   我在家中排行最小,大姐16岁就去安徽读书,后留在安徽当医生,哥哥在上海学徒工,小姐身体不好病休在家,按理老师说我第二批可以分到工厂,主席的最高指示下来,不再有工厂的名额.那时家中很穷,只有哥哥仅有的一点收入,我暗暗发誓,一定出去多挣钱,减轻家庭负担.所以离家时我并没有过多的悲伤,也不想在家人面前流泪引起他们伤心.

  1969年2月26日是我永远难忘的一天。这是我上山下乡奔赴安徽农村插队落户的日子。这是我踏上社会的第一步,也是永远决定我整个人生的第一步。我离开上海,到一千多里以外的穷乡僻壤——安徽凤阳周圩公社去插队落户。

   吃过午饭,所有该忙的都忙好了,便再检查了一下火车票、证件,随身携带的物品,便与家人说,我要走了,母亲躺在床上.一方面是生病,一方面是难受。她没力气说什么,只是流眼泪,我说:妈,你好好养病,别起来,我走了,我挣到300元就回家.便果断地转身出门下楼,怕再呆下去,母亲会更伤心。

   走出弄堂,向邻居一一告别,我是第一批下乡的知青,我转回头看了一眼住了十六年的家,心里象堵上了一块大石头,默默念叨:再见,我的家,我亲爱的妈妈,我一定很快挣好钱回来给你。后来才知道我的目标实在太幼稚.依依不舍地从弄堂出来,离开这伴随我幼年、童年到少年的生活的地方,一幕幕往事涌上眼帘,涌上心头。

  我们弄堂(肇基新村),远近小有名气,大人素质都比较好,我们小孩子也从来不吵架,和睦相处,互相帮助.甚至在文革中,很多家庭受到冲击,我们在弄堂里的孩子仍是无忧无虑地玩。因为住在这里的,基本上职员比较多,成份不够好,所以也不去造别人的反,我家虽然属“反革命家庭”,但爸爸幸运地留在农场改造,母亲待人和善,人缘较好,我们姐妹哥哥都很争气,比较讨人喜欢,街坊邻居也没另眼看我们,待我们都很好.可马上就要远离这一切了,我在这一刻忽然长大了,留恋、忧伤的感觉涌上心头,真舍不得离开这熟悉而亲切的地方。

 到了学校,操场上锣鼓喧天,十几辆大公交车齐刷刷地停着,我们上了车,坐得满满的。这时,少了伤感的气氛,多了激动和亢奋,在同学和老师们面前,我们毕竟是自愿报名第一批上山下乡的,显得有些义无反顾,胸前带着大红花,有很多人穿着军便装,甚至腰里束着皮带,只缺少帽徽领章。这是那个年代最神气的时装了。老师同学,一双双熟悉和不熟悉的眼睛,向我们道别。

   车辆缓缓驶出大操场,向校门外、向大街驶去,然后开往火车站。也许是为了宣传动员制造气氛吧,到处是送行的人群,到处是彩旗飘飘和大横幅标语,把马路挤得水泄不通,正常的交通都受到影响,但一切都给下乡的队伍让道,因为这是政治任务。我看见有两个女同学为了送我们车上的一个女同学,竟一路跟着我们的车,追着跑着,跟了好几站路,还伸出手来挥手致意,离情依依,令我感动。而我离开校园时,竟没有伤悲,因为文革中说是初中毕业生其实只读了不到二年的书,由于出身不好,所以做人低调,对离开学校竟没有眷恋之情。只是想到以后没书读了,才有一阵无言的悲哀。

 我们到了火车站,才知道送行的场面是十分壮观的。上了车,安放好随身物品,我便把头伸出窗外,专注地望着送行的人,哥哥姐姐的眼眶有点红,我仍然没有流泪,我不愿让他们看到自己伤心的模样。我们是去干革命的,好儿女志在四方,我还要挣钱,养活自己减轻家庭负担,要走得昂首挺胸,慷慨激昂。说实话,我的心里其实也是酸酸的,默默念叨我一定尽快挣到钱回家与你们相见!

 突然,火车一动,顿时哭喊声大作,车上的人大喊,爸爸、妈妈再见!弟弟妹妹再见!下面的人便也哭作一团,顿时火车站象开了锅,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喊声,几乎是铺天盖地排山倒海而来,压倒了原先高音喇叭中传出的高亢激越雄壮的语录进行曲的声音。随着这万分伤感的哭声,火车鸣叫着徐徐离开上海站。这种场面永远难以忘怀. 我敢说这是上海火车站空前的场面,直到火车开出后很久,车厢内还是一片唏嘘抽泣声。直至半个多小时以后,有个列车员让大家起立,面向车厢的毛主席像,举手向毛主席宣示,于是哭声渐渐趋缓,慢慢减弱,变成了时有时无的小声轻泣,有的同学默默地无声流泪. 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(中)

  火车一站一站,离上海越来越远了,大地越来越空旷,房屋越来越稀少,灯光越来越暗淡,似乎在向黑暗中驶去。我们这些从小生活在繁华的全国第一大都市的人,被眼前荒凉的景象看呆了。那年的雪下的很大,白茫茫一片,后半夜里,火车终于到站了,于是又换长途汽车。周围漆黑一片,荒郊野岭,长途汽车慢慢奔波,颠簸。到了凤阳又换了拖拉机.高低不平,坐在拖拉机上,我们被颠得七歪八倒,我害怕极了.到了公社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,我们又冷又饿,招待我们的是黄豆咸菜,一碗米饭,当时有碗米饭就是很好的待遇了.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下)

  我们学校九个人分成两个生产队,我和小凌,是我同班的女生,还有小曹,小吴,以前都不认识,分在胡西生产队. 

  到了村口,远远近近的狗一阵阵地叫,似乎对我们不太友好,而热情的老乡却是友好的。村口站满了前来迎接的人群。大人小孩冒着凛冽的寒风站立着,衣服都很破烂,腰上扎根稻草.老乡们帮着我们拿行李,热情地说:你们不远千里从上海来到我们安徽凤阳,欢迎欢迎!

我们被安排在队长家,队长家腾出两间房间,我和小凌一间,曹和吴一间.屋里围满了老老小小、男男女女的乡亲,叽叽喳喳,嘘寒问暖。我们把上海带去的水果糖和香烟分给乡亲们尝尝,只听他们说“纸烟”从不抽,当地都抽烟袋,纸烟太淡没味还贵。孩子们姑娘农妇们从没见过花花绿绿的水果糖,她们都如获至宝般地,有的放进“小褂儿”的兜里,有的把糖果掖在有腰袋里带回家和家人慢慢享用。糖果对大城市的人是十分普通随意的事,没想到老乡却如此地看重。  接着老乡七嘴八舌问长问短,好像我们是外星球来的,问我们上海有太阳吗?有月亮吗?看到痰盂,就说你们上海人胃口这么大,用这么大的饭碗?真是哭笑不得.

过了一会,队长让乡亲们离开,说我们一路辛苦该休息了,半天我们四个都没有说话,也许真的太累了,也许是被面前这穷乡僻壤惊呆了,老师不是说过,去的农村是鱼米之乡,当时该名额还很难争取呢.怎么会是这样?我们都有被骗的感觉.没想到尽是这样一个穷地方。 这里的房子全是草房,窗户就是挖个洞,冬天上面糊层纸,门也没有,更谈不上锁了,队长在我们门洞上按了一块布,这里用的是煤油灯,第一个夜晚给我的印象是:一片漆黑,一片荒凉,好像掉入了无底的深渊,心也沉到了井底。来时的雄心勃勃化为泡影,没有一丝希望.这就是我的新家,我的第二故乡啊,迎接我的是这样孤立无援,寂寞无助的感觉。

     在安徽凤阳的日子(原) - 荷花 -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1)| 评论(12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