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荷花欢迎您

女人的 风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快乐.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不管甜酸苦辣,悲欢离合,若能始终用这种欣赏的眼光去体验生命的过程,我们就会满含喜悦地欣赏生命的每一道风景,好好享受生活吧!

网易考拉推荐

魂牵梦绕胡西情(原)  

2009-02-05 20:08:59|  分类: 知青年代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       魂牵梦绕胡西情(原) - 荷花 -

 

 

时间从我们头顶飞过,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影子。虽说在胡西生产队仅待了一年多时间,却留下许多苦涩而又亲切的回忆。在那里有我走过的路,用心灵走过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 初到胡西

  安徽有的老乡不算勤劳,冬天没啥活干。三月份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家中的粮食都吃完了,挖点野菜加点高梁面充饥。 我们刚下去的半年,国家给我们每人生活费和粮食补助。看到老乡外出要饭, 我们就把自己分的口粮送给他们。后来才知道,家家都一样,吃不饱穿不暖,有本事的才外出去要饭。

在广阔的天地里,我们体验了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生活。在城市坐享其成惯了的我们,还未摆脱孩子的稚气,猛然间要与柴米油盐酱醋茶打交道,还要操办买汰烧,着实难为我们这些十六、七岁的学生了。那年头插队知青在政策上享受半年时间的特殊待遇,每月供给一些米、面之类的,连同上海带来的食品也能支撑一些日子。但食品总有一天要吃完的。当集体户里掘地三尺也休想翻出吃食时,我们只能看着小麦、山芋干干着急——有麦子不会磨面,捧着面粉不会擀面条、蒸馒头,常常饿得招架不住。结果馒头做不成就吃“死面馍”,五谷杂粮填饱肚为算。饭菜缺盐少油更是常事,做饭烧柴断火时满屋是烟,熏得人直咳嗽流泪。刮风下雨天干脆断了炊火抱头睡觉,也免了这般辛苦。

 老队长是个光棍,像慈父一样关心我们,老乡也怀着疼爱的心情呵护我们这批远离父母的孩子。这纯朴的乡情滋润着我们的心,让我们感受到了“大家庭”的温暖。渐渐地,我们学会了烧火做饭,学会了农活,记工分、分口粮、挖泥填沟修水利,真可谓“晒黑了皮肤,炼就了红心”,我们尝到了收获的喜悦。

  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更多的体现在劳动观念上。当初的知青对劳动并不陌生,中学时代学工学农占据了我们大量的学习时间,但是干农活也并不是绝活,虽然日出已作,日落难息,劳累了一天,工分只值八分钱。离家时挣不到300元不回家的豪情壮语成了天方夜谭,干农活帮倒忙的时候也不少——锄草时铲掉麦苗,棉花打掉母杈;农忙收割时,知青们使出浑身解数也难以赶上农民的步伐,被远远地甩在后面。冬天给庄稼地施肥,肩挑重担,迈步在狭窄的田埂上,步履蹒跚,成了一景观,麦苗当韭菜常常是农民们茶余饭后的笑料。息工下来肩膀又酸又痛,皮肤晒黑了,脱了皮,双手磨出了老茧,在老乡们祖祖辈辈耕耘的田野里,知青们挥洒着热汗,努力表现自己,实现“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的誓言。

  不到一年,队里用我们的安家费盖了3间草房,一间给了队里的五保户老太,我们搬进了属于自己的新房。我们的新居是草屋、泥墙和草顶筑成的。房子在胡西队的最西面。胡东队有三个男知青,其中奇是曹的邻居,他们在队的最东面,所以顺风时我们只要大叫他们就能听见。

一天曹和吴收工就去了胡东队,我和小凌是晚饭后去的,步行也就10多分钟吧。田埂旁边有几个坟墓,农村的坟到处都有,很不规范,没人管理。天下着毛毛细雨,经过坟堆附近,我俩怎么都绕不出来,心里直发怵但又不敢言语,真是鬼迷路了!我浑身发抖手脚冰凉,紧紧地拉住小凌的手,进退两难,明明知道前面就到了,就是走不出误区,也回不到来时的路,与其说急中生智,还不如说人到了无可奈何时会变的愚昧无知。我们同时想起了老乡的教导:遇到鬼时蹲下来撒尿,我俩同时蹲下来,好像谁慢一步就会得不到宽恕。说也奇怪,当我们站起来时,头脑特别清醒,心也不慌了,几分钟后我们到了奇奇队里,男生们听后捧腹大笑,也许笑我们傻,笑我们迷信…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(二)与狼为伍

宋集公社离我们胡西有20多里路,要翻过一座叫“陡岭”的山。那里住着市三女中五个知青,是奇奇堂姐的同学,所以我们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,基本上隔一、二个月就抽空去她们那里。杨是个才女,烧一手可口的饭菜,山里的条件比我们好,在那里可以改善伙食,杨自己会作曲写歌,记不起谁拿来《外国民歌二百首》,杨学会一首就教我们,所以大家聚在一起时经常唱那过去的老歌。

那天,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和曹、强三人前往宋集公社小南庄。翻过山还有十多里路,山上光秃秃的,看上去很凄凉。突然听到强方压低声音说:“你们看前面!”只见不远的小山头上有两只狼,紧盯着我们看,顿时我毛骨悚然,浑身发抖,我轻声地问他们该怎么办?曾经听老乡说过,猫猴子(狼)不怕女的怕男的,这里的人不算聪明,怎么狼的智商这么高?我想三人中只有我是女的,今天必定要牺牲了,他们安慰我,让我别害怕,一定会保护我的。我们清楚现在决不能奔跑,不能激怒它们,于是我们调整了位子, 我走在当中,慢慢行走,狼也不紧不慢地与我们保持一定距离地跟在后面,好像很友好,没有侵略的迹象。大约过了半小时,它们扬长而去,我们总算松了一口气。此时我只觉得自己头昏昏沉沉,腿软绵绵。山上没有人迹,没有鲜花与鸟语,只有沉默的黄土,铺天盖地……

 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(三)端午担泥

 第一个端午节,至今还记忆犹新。清晨,公鸡将我们吵醒。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,屋子里黑黑的,一丝亮光从瓦片中透进,我和小凌赶紧穿衣起床, 推开大门。村子笼罩在晨雾之中,天还未大亮,各家各户的土屋顶上冒出一缕缕炊烟,烟雾缭绕,缓缓溶进晨雾之中。队长拉长嗓子喊出工的声音回荡在村子上空。一块块方田相连,一座座山丘起伏,在云雾环绕中时隐时没。乡村的景色素朴而有诗意。

今天的活是挑塘泥。这活对老乡不算什么,对我们却是非常艰难。光是一副工具就使我们感到尴尬。扁担硬而直,箢箕大而粗,挂在木钩上,压在我们瘦弱的肩上,显得很滑稽。担上土,人矮筐大,走路磕磕碰碰,像喝醉了酒。老乡很同情我们,每只箢箕里只加一锹塘泥。可对我们这些城里来的十六岁的女孩,根本挑不起两筐湿泥,只好挑半筐。没干一会儿,肩膀便又酸又胀,连半筐土都担不起了。两个小时下来,衣裳便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。我们一个个像累得喘不过气的老黄牛一样,大口地喘着粗气,双腿不断地发抖,几十斤的塘泥挑在肩上,重如千斤。细嫩的肩膀压肿了,扁担一碰就钻心地疼,脚上起了血泡,每走一步都要痛上半天,真想搁挑子不干了。但是老乡们却一个个干得很轻松,有说有笑,仿佛赶集一样。我想,我们是知识青年,是来接受再教育经受锻炼考验的,决不能败下阵来。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改变农村一穷二白的面貌,我们肩负重任,一定要挺住。神圣的使命感使我们强打精神坚持着,咬紧牙关默默忍受着,脑海里默念着“滚一身泥巴,流一身汗水,炼一颗红心”。渐渐地,觉得筋疲力尽了,浑身象散了架,到处酸痛,只盼着太阳快点落山。

放工回到家,肚里饿得咕咕直叫,可一点下锅粮食也没有,为了生存,只得又拖着沉重的步伐,和小凌一起抱木棍推磨,村里穷得连驴都没有,坚强的我此时再也忍不住悲伤,眼泪像开了闸门刷刷地流个不停.一边艰难的推着木棍,一边留着泪,嘴里哼着“星星之火中”那段歌词,“妈妈呀,你千万想法救救我.”

时间好像停止了,地球也好像停转了。此时我才对劳动二字有了切身的体会,原先幼稚好奇的幻想变得烟消云散,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,今后的路好艰难!好漫长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 小凌上调

1970年,第一批招工名额下来了,是马鞍山钢铁厂,大队有两个名额,小周和我们队里的小凌,我知道自己成份不好,想也没有资格去想。

我病了,发着高烧, 睡了一整天,起来时,天已近傍晚。屋外下着雨。细细密密的雨,飘飘忽忽。屋檐上,雨珠沿着稻草杆滑下,掉在门前水槽里,滴滴嗒嗒响。

“你吃点稀饭吧”,小凌关心地问我,“我一点都不想吃,”我有气无力地答着。“大队就你一个女生,下一批也许就轮到你了,我走后,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哦!”我心里明白,象我这种成份的人怎么可能轮到上调?也许永世不得翻身了。

雨小些了,风却刮得更紧,一阵阵,一阵阵。天,差不多暗了。屋外看不清闪亮水坑,看不清灰白的天,屋里一切都已消失在黑暗中。

煤油瓶就在脚下,小凌拎起来,借着屋外最后一道光,往灯里倒油。油满了出来,油灯是墨水瓶做的,火苗豆点大。泥墙粗拙,凹凸不平,戳出一根根稻草杆,象鸟雀垒的巢。房顶上布满蜘蛛网,芦叶垂荡,飘摇风中。昏暗的灯光下,人影投在墙上,晃动,扭曲,忽大忽小。

屋里死一般寂静。小凌转过身来,双手重新插进口袋: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
雨声,唯有水槽里的雨声,嘀嘀嗒嗒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 魂牵梦绕胡西情 - 荷花 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左是本人,右是小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后排左起:强.周.曹.吴.奇

        照片是送小周和小凌去马鞍山留影,

       照片中小周和小吴因病已经永远离开我们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5)| 评论(8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